“中国汽车”从美利坚渗透至全球

车市 (22) 1个月前

经过三代和十多年的生产,事实证明,福特F-150猛禽对福特汽车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这款车不仅销量稳定,同时有助于提升该品牌的声誉形象。即便是在中国市场,全新一代F-150猛禽开启预定3小时内订单突破2000辆。

实际上,第三代福特F-150猛禽的设计师是一位来自中国的90后小伙子,他叫刘嘉成(Tom Liu),出生于湖南岳阳,毕业于广州美院,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广州市的本田汽车做外观设计师。

于2016年正式加入福特北美设计中心,2018年开始参与全新一代福特F-150猛禽设计项目。刘嘉成的设计方案从初期8个设计稿中脱颖而出,这也使他成为了全新一代福特F-150猛禽的外饰主设计师。

“中国汽车”从美利坚渗透至全球

其实福特汽车全球首席设计官,履新已经一年多的罗伟基(Anthony Lo)也是一位华裔人士。他为福特打造的第一部作品是一款概念车,也就是前段时间首秀过的福特旗下高端品牌林肯汽车,纯电动概念车林肯之星。

而福特汽车在过去的一年多中,在全球市场推出了多款燃油车和电动车在内的新产品。无论是F-150、Bronco、Maverick,还是Mustang Mach-E、F-150 Lightning,甚至是中国市场的EVOS和新一代蒙迪欧,都获得了不小的成功。

可以看到,随着中国新一代设计师的不断成长,一批融合着中西方背景、更具国际化视野的设计师正在成为国际舞台上一股新鲜的力量。未来,中国设计将源源不断的输出,更多的中国设计师将在世界舞台崭露头角。

华裔设计师征服美利坚

翻看福特的财务报表和皮卡的销量,可以毫不避讳地说,福特汽车完全可以改名成“密西根F-150汽车公司”。但是执掌福特汽车正好20年的亨利·福特曾孙、小比尔·福特在前几年总在幻想建立“福特科技有限公司”,如今梦成大半。

汽车产业科技的兴起,既不是在发明了汽车的欧洲大陆,也不是在完成工业化的美国,而是在东亚地区这块最广阔的土地上。作为东方文明的输出国中国,无论是从思想厚度、文化形态、经济发展还是科技进步,都对全球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中国汽车”从美利坚渗透至全球

刘嘉成在设计F-150猛禽时透露,团队在猛禽的标志灯上做了很多工作,“上一代是常规的LED灯和灯泡组合,这一次,我们将设计和造型融入到大灯中。所以你可以从不同角度感受灯光的照射,这将使我们的猛禽客户在情感上更接近它。”

对于欧美人而言,很少有关于“情感”融入设计这一说。但是刘嘉成心中的“情感接近”,本质上就是古老的中国文化在华人思想中的种下的根深蒂固的种子。所以这也是为何福特汽车在这几年产品上的巨大成功,而通用汽车则望其项背。

据知情人士透露,通用汽车高管曾多次提出打造F-150猛禽竞争对手的想法,但每次都被否定。原因很简单,这样的车辆会增加汽车制造商的生产过程的复杂性。这一切都需要花钱,通用汽车最终确定它无法通过出售类似猛禽的Silverado来收回投资,或者潜在的利润率太薄,无法证明这样一个项目的合理性。

作为一款性能级越野皮卡,F-150猛禽的复杂性不仅仅在于硬件配置的复杂性,还有就是设计理念从构想到落地带来的工业上的完成度高低。因此,F-150猛禽如今在北美市场已经是独一档的存在。而这样的差距,将会成为未来竞争的关键。

“中国汽车”从美利坚渗透至全球

罗伟基是公认的华人界汽车设计最高成就人之一,在业内获奖无数。他认为,设计师还需要考虑未来甚至10年内,这个产品是否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是否可以从功能性、娱乐性、科技性和舒适性方面最大限度的给用户提供最佳的感官和使用体验。

“对于设计团队而言,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因为我们有机会通过Ford Blue呈现出最佳的品牌标志性车型,也能够通过Ford Model e带给客户最好的电动车产品。无论是燃油车还是电动车,都汇聚了以体验为主导的设计和先进的软件技术。”

中国设计影响的不止有福特,还有特斯拉。为了实现由“中国制造”向“中国设计”的转变,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提出,将在中国设立设计研发中心,招募优秀设计人才,打造“中国风”特斯拉,让最美的中国艺术,融入面向未来的特斯拉,并面向全球销售。

汽车公社卫金桥在2020年初做过这样的预判:也许会有一天,西方对于东方的接受,很可能会像过去的大多数时候一样,虽然西方人创造了高度的物质文明,但是他们的精英常常从更加古老的东方智慧中汲取养分,甚至直接成为信徒。

从模仿者到参与者

随着底特律成长为世界汽车强国,汽车制造的中心在1900年代之交从欧洲转移到美国。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日本和韩国迅速崛起,但欧洲在2000年代初再次崛起。从欧洲的安全创新到美国的批量生产,再到日本的精益制造,每个大陆都在此过程中增添了自己的特色。

“中国汽车”从美利坚渗透至全球

在这些不同的时代,中国逐渐建立了自己的汽车制造能力。它最初是在1950年代开始生产苏联设计的多功能车,然后在1980年代其国有公司与通用汽车和大众汽车等西方制造商达成合资协议,由此生产出设计更好、更精密的汽车。

中国的汽车工业的历史不算悠久,其中一些汽车制造商想要立竿见影,但没有自己的方向和个性,因此存在大量的抄袭行为。但是不可置否,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汽车产业从复制其他品牌到成为行业领导者,已经完成了180度的转身。

2008年,奇瑞汽车发布了宾尼法利纳设计的A3轿车,这款车销量不错,由此也代表了中国汽车工业的一个转折点。如今,像比亚迪这样的制造商能够通过提供独特的设计,并拥有家族化设计语言,从而在市场上脱颖而出。

包括红旗、吉利在内的多家中国车企,虽然都是由外国设计师参与,但是他们已经掌握了甚至精通了中国文化在设计中的重要性。中国汽车不仅在造型方面有所发展,而且在工程方面也是如此。例如,蔚来EP9目前是纽伯格林赛道最快的电动汽车,单圈时间为6分45.9秒。

“中国汽车”从美利坚渗透至全球

这样的顶级产品或许离消费者还很遥远,但是在中国生产的所有车辆中,最具说服力的也许是五菱宏光MINIEV,它的售价仅有3万多块,目前在中国的销量超过了售价逼近30万元的特斯拉Model 3。

著名汽车设计师,曾为宝马、迷你、法拉利、玛莎拉蒂、菲亚特、蓝旗亚、阿尔法罗密欧和迈凯轮工作的弗兰克·斯蒂芬森表示,见证整个中国汽车行业的演变令人难以置信,从复制其他品牌的设计到成为全球舞台上不可忽视的力量。

诚然,在过去十年中,一些中国汽车的设计或性能没有西方买家所期望的那样拔尖,因此在欧洲的销量不足以让企业担心。然而,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像Polestar这样的公司正在结合卓越的制造质量和西方买家所需的安全特性、设计和性能的车辆,比如Polestar 2在瑞典和挪威的销量实际上有时超过了特斯拉 Model 3。

比较西方和中国制造的汽车尤其具有启发性,特斯拉的Model 3和Model Y是在美国和中国生产的,欧洲车主反映中国版更好。中国版的车型中,其面板间隙更紧,质量更可靠。包括宝马汽车的 iX3正在利用中国的电动汽车电池供应链等优势,由中国制造并出口回欧洲。

如今蔚来、小鹏等电动车企也开始入侵欧洲市场,但地缘政治有可能扰乱中国车企的发展。所以说这些完全由中国设计的汽车“登台”还为时过早,但所有的“因素”都摆在那里:汽车的下一场革命是用电动车取代燃油车。凭借中国的所有优势,它仍有可能引领这一转变,最终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汽车故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