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帽”虽好,奈何海马积重难返

行业 (62) 2021-05-31 11:15 星期一 2周前
表面上,似乎一切都将向趋好的方向走去。可对于海马来说,脱离了政府的优待,资产变现不再可取,“摘帽”只是暂时的。

从销量在四年间跌入谷底,到于资本市场被逼到退市边缘,海马汽车近年来所遭受的一切,几乎成了弱势自主车企陷入困顿的真实写照。尤其是随着疫情加剧、市场分化严重,诸如此类的自主品牌能否撑过2020年都成了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我们先后看到了华泰、猎豹、青年等自主车企的消亡,亦看到了力帆、众泰苦苦挣扎的惨烈。那么,于海马来说,力保在短期内扭亏为盈防止被资本抛弃,也就成了这一年必然为之的使命。毕竟,如若股票被标记*ST后,财务报表又出现连续3年亏损,距离退市也就不远了。

“摘帽”虽好,奈何海马积重难返

为此,大规模变卖家产也好,加快新车推出速度也罢,面对着灰暗前景,寻求自救的海马已是无所不用其极。好在,进入2021年后,姑且不论新车的销售是否能为海马带去多少增益,从资本市场的反映来看,海马摆脱现状已呈现出向好的趋势。

近日,据ST海马发布的公告显示,股市将撤销其他风险警示,其证券简称由“ST海马”变更为“海马汽车”,股票交易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由5%变为10%。换言之,本已陷落的海马汽车终于成功“摘帽”,摆脱了退市的风险。

你说,这一切都可以归功于海马汽车在自救过程中所采取的非常手段,但另一方面,从其自身的造血能力到终端消费市场对海马日渐无感的消费走势,“摘帽”从不意味着,早已千疮百孔的海马汽车将彻底走出泥潭。

“摘帽”虽好,奈何海马积重难返

从死亡边缘被拉回

回溯起海马日益消沉的过去。据数据披露,从2017年起,海马汽车就开始陷入亏损的尴尬境遇。其中,海马在2017年的净利润就已同比下降了531.9%达到了-9.94亿元。随后,在SUV市场持续下行的大环境下,2018年亏损继续扩大,营收为52.98亿元,同比下降47.43%,净利润为-16.37亿元,同比下降64.65%。

也正由此,海马汽车公司股票交易于2019年4月24日开市起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名称由“海马汽车”变更为“*ST海马”。

从那一刻起,海马汽车就进入到了“丢车保帅”的非常时期。

而为挽救业绩亏损局面,变卖家当自然成了海马短期内用以填补漏洞的重要措施。据其最早披露的《关于出售部分闲置房产的进展公告》显示,公司已出售旗下房产344套,收款1.62亿元。紧接着,海马与青风置业在郑州签订了《河南海马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书》,青风置业以现金方式向海马物业增资1.8亿元。

“摘帽”虽好,奈何海马积重难返

很明显,无论外界会对海马此番操作下何种定义。在这背后也正释放了出一些信号,当汽车销售端逐渐面露难色前提下,海马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阶段。

正当海马能借此接上一口气,2019年年末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却再次令海马的前景蒙上一层阴霾。随着市场遇冷的发酵,根据《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鉴于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海马汽车公司股票自2020年6月19日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海马”变更为“ST海马”。

至此,海马似乎已经成了下一个力帆的翻版。

更甚至的是,随着小鹏通过收购广东福迪而获得生产资质,即使按照既定的代工协议,虽然在2021年12月31日前,海马依旧能靠代工小鹏G3来获得资金上的支持,可一旦小鹏在协议到期后终止与海马的合作,其将面临的连锁反应也不容轻视。而届时,如果海马自己的产品在产销端未能填补上因此缺失的空间,结果的惨烈更是显而易见。

“摘帽”虽好,奈何海马积重难返

我们不否认,通过找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 普通合伙)审计其2020年度财务报告,并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的《海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2020 年度审计报告》(信会师报字[2021]第ZA12298号),力证自身创收尚可,得以“摘帽”的海马,算是从死亡的边缘挣脱出来了。然则,中国车市的发展远比所有人想像的更为残酷。

背靠政府,不可持续

在整个大环境趋好的情况下,今年一季度海马汽车营业收入为3.36亿元,同比增长50.71%,净利润为-6287.24万元,同比增长36.61%。其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缺口亦收窄超 50%。但撇开非汽车板块来看,海马真正在汽车销售端做出的改变,并不能为自己证明些什么。

在过去的2020年,海马汽车仅为1.78万辆的年销量,注定新产品海马8S并未得到市场的一丝眷顾。而截止到今年4月,海马1.05万辆的累计销量,看似有着很大的提升,可如此低的绝对销量在整个汽车市场中依旧毫无存在感。再者,在海马的整体产销端,又不知海南省政府对其扶植了有多少。

“摘帽”虽好,奈何海马积重难返

海马自己对外可以声称,自海马7X从去年8月23日上市以来,得益于创新性直销模式进入市场,逐步得到了海南市场的广泛关注和认可,在海南实现了热销,但事实上呢?

众所周知,海南省早在2018年就宣布,从5月16日0时起实行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正式成为第8个限牌地区。而只要购买燃油版的海马7X,就可以得到海南牌,就意味着,有了地方政府从源头上为海马汽车的销量“兜底”,这个本就岌岌可危的自主品牌反倒有了活下去的筹码。

表面上,由地方政府为其背书,似乎一切都将向趋好的方向走去。可对于海马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受地方政府的优待了。

2019年3月,《海南省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推出,海南成为在全国率先提出2030年“禁售燃油车”时间表的省份;2020年6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正式发布,更是明确提出将壮大以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海南新能源汽车产业至此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新机遇。

“摘帽”虽好,奈何海马积重难返

在如此扶持政策下,在以纯电为技术路径的推广之路,海马通过几年来的市场耕耘都没有应对的招数。试问,通过牌照激励政策来提振海马燃油车的销量,就能成功了?

有人会说,如今的海马汽车已斥巨资投入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在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和氢燃料电池汽车等领域取得较大突破,正规划逐步完成汽车产品的清洁燃料替代,逐步实现车辆使用端零排放、电动化。可是,当中国新能源的发展逐步聚焦在纯电动车上,海马要想借此完成原始市场铺陈,谈何容易。

倘若不能,从过去几年的市场遭遇来看,好不容易“摘帽”的海马,究竟又能有何种优势能保证不再被S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