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新降价被投诉 车厂为何犯众怒?

行业 (30) 4周前

新车一买,厂家就降价了。你会怎么做?近日,李一中的一群新车主为此走上了投诉维权之路。

据车主反映,在购车过程中,李公司、店长、业务员均表示车辆销售价格全国统一,不存在打折、降价的情况。而且这一年也没有这款车型升级、停产、降价的计划。但是新车刚到就爆料李ONE即将升级停产,现款全系降2万元。他们认为李故意隐瞒相关信息,涉嫌销售欺诈。

类似的汽车维权事件屡见不鲜。理想和Xpeng Motors都曾因为类似的原因遭遇车主维权,如今同样的一幕又在上演。

“销售欺诈”是近两年汽车维权的新热点,大部分与软件有关。这个理想的维权事件也不例外。遇到这种情况,车主该怎么办?维权管用吗?该车是否真的涉嫌销售欺诈?

李一家又遭遇车主维权

8月18日,深圳,一位车主以34.2万元的价格订购了一辆李ONE,新车于8月24日交付。仅仅过了几天,李ONE就爆料即将升级停产,现款车型全部降价2万元。

“在订货时,李公司、店长、门店销售是统一的,没有提及本年度该型号车辆的升级、停产、降价等相关事宜。(我)问及此类问题时,(他们)均表示今年没有此计划,并保证车辆销售价格为全国统一售价,不存在打折降价的情况。”

车主认为,李违反订购时的承诺宣传,未充分告知车辆生产情况,进行误导宣传和虚假宣传,涉嫌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

在,最近对李的投诉急剧增加。仅9月1日至9月8日15: 00,就收到投诉91件,其中“销售欺诈、隐瞒相关信息、与宣传不符”89件。车主们的诉求不一,有的要求全额退车,有的要求退2万元并终身保修,有的则希望厂家给个解释。

类似的一幕发生在一年前。

2021年5月,2021 Li ONE上市。新车在2020款的基础上升级了60多项软硬件,价格却只有1万元。买车不足3个月的2020李ONE车主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联合维权。有的车主甚至直接把厂家告上法庭。

类似的事情不仅发生在李身上,也发生在思鹏汽车身上。

2019年7月,Xpeng Motors推出了2020款小鹏G3车型。新款G3续航能力有所提升,但价格变化不大,低配版更便宜。刚买车的G3车主感觉被骗,联合发起维权。当时还处于企业上升期的小鹏为了方便起见,对这些车主进行了补偿(追加购车可享受1万元专属补贴)。

因心理落差维权或败诉

随着汽车的机动化、智能化趋势,软件逐渐成为汽车维权的重灾区。

在软件和车、机系统的投诉中,除了“故障”,“信息隐瞒和销售欺诈”成为车主维权的重要原因,不仅是新势力品牌,传统主机厂也不例外。比如蔚来自动驾驶死亡案,欧拉好猫“换芯门”,极氪001天蓬事件,宝马机器系统阉割,等等。

在各种涉嫌销售欺诈的行为中,有一个特殊现象,就是车辆车型升级更新,刚买老款的车主因为心理落差而维权。上述理想和小鹏维权事件都属于这一类。

在这种情况下,业主维权起作用吗?李去年的维权事件可以提供借鉴。

顺义区人民法院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该车车主那某于2021年3月8日与理想公司签订购买协议,购买李ONE 2020辆,并支付车款32.8万元。买车前,那某和理想公司销售反复确认李ONE今年会不会出新车型,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于是,李在2021年5月25日发布了2021李ONE。

为此,那某将李告上法庭,并提出三项诉讼请求:1。销售合同的取消;2.返还购房款32.8万元;3.赔偿购车款三倍98.4万元。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认为,李的新上市计划属于李的内部经营决策计划和商业秘密。法律没有明确要求是否以及何时向消费者披露这些信息。

“在新车上市前,理想公司作为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并没有提前获知新车上市计划的存在。对于买卖双方来说,新车何时上市都是未知数,理想公司的销售人员对外销售车辆也无法完全掌握消费者的消费心理。从原告提交的与理想公司销售人员的微信聊天记录中也可以得知,新车上市前,销售人员并不了解新车问世的情况,理想公司在销售过程中也不存在欺骗消费者的故意。公司卖给原告的理想车辆不属于质量问题。”基于此,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驳回了车主的诉讼请求。

车主那某不服一审判决,将理想公司、北京车和家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结果二审还是败诉了。

本案提醒车主,要想起诉李某,需要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李某存在故意欺诈和损害事实。只是销售人员的口头承诺,购车合同中并未包含,所以很难判断李是否存在销售欺诈行为。

标准软件可以改收费维权吗?

围绕软件问题,还有一个抱怨,就是买车时标配的一些软件突然变成了付费使用。比如奔驰的后轮转向订阅服务,特斯拉的,蔚来的“自动驾驶”都要收费才能解锁。这种情况下,业主维权有法律依据吗?

在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的发展趋势下,仅仅销售汽车硬件已经不能满足企业的生存需求,软件付费将逐渐成为汽车企业重要的收入来源。

但在车联网收费方面,目前国内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对付费订阅功能进行规范。订阅服务的概念、功能、收费标准、时限都比较模糊,权责不清。

有律师认为,如果车企未在合同中明确哪些功能需要付费,强行将标准功能捆绑成付费套餐,则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汽车销售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经销商应当在经营场所以适当形式明示销售汽车、配件及其他相关产品的价格和服务收费,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销售或者收取额外费用。所以车企要在合同和附件中明确汽车的功能,以及商品价格中包含哪些功能,哪些功能需要付费才能使用等基本信息。否则就是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在这种情况下,车主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向消费者协会投诉,向行政部门投诉,向仲裁机构投诉。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