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理想ONE急于停产?了解下“蔚小理”最近的窘境,你会明白的

行业 (24) 4周前

八月的“魏小丽”对水

10677辆,同比增长81.6%;

978辆,同比增长32.7%;

471辆,同比下降51.5%。

以上是韦小立8月份交出的成绩单,说实话,其中隐含了很多尴尬。

过去一年,除了特殊月份,Xpeng Motors基本上每个月销量过万台,现在已经跌破万台;《三兄弟》中被寄予厚望的李直接腰斩,发货量不足5000台;蔚来的情况似乎略好,但也只是略高于“万辆”及格线,而且还是在持有6款产品的前提下。

对于这样的市场表现,一向“能言善辩”的“韦小立”也拿来了足够的理由。

蔚来汽车总裁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只有蔚来是全球唯一一家基本完成迭代的电动汽车创新公司。我们率先进入弯道,在弯道中进行速度调整,这是客观规律。”李的创始人李想甚至更直截了当,告诉人们不要买李一台,等待L8在第四季度推出。与理想相同的理由也出现在小鹏的粉丝圈:G9快到了,为什么不等?

的确,不能因为一个月的销量下滑就认定别人是“跌在中间”。但如果我说,“韦小立”今年上半年有苗头,你会相信吗?

还没形成优势,对手就追上来了。

今年以来,魏小丽虽然整体表现强劲,但也表现出了力不从心——面对强劲的对手,优势有所降低。

还记得大概三年前,李的李想曾经说过,新车公司的窗口期大概只有三年。他很清楚,如果这三年韦小立三家不能形成足够的市场壁垒,他们很可能会淹没在主流车企后知后觉的强大攻势中。

不得不说,李想对市场的认知是深刻的。可惜的是,三年过去了,他们依然没有构筑起足够强大的市场壁垒,面对传统主流车企对电动车市场的猛烈进攻,他们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现在“威小李”加起来的销量已经输给同期成立的广汽爱安的销量了。

就像小鹏P7和比亚迪韩EV一样。

这两款车不仅价格和定位相似,上市时间也非常接近。2020年下半年,他们也经历了艰难的销量爬坡期。然而如今,韩EV的月销量已经稳步破万,而P7的销量不仅常年徘徊在七八千左右,而且从未破过“万”字,最近两个月甚至有下滑趋势——

从7月份开始,小鹏的P7已经连续两个月下滑,从6月份的8045辆下降到7月份的6397辆,再到8月份的5745辆,分别下降了20%和10%。去年同期,P7在小鹏的销量虽然不如现在,但至少有了环比的增长,可以让人看到增长的势头。

不仅P7,P5,G3这几年一直不温不火,最高月销量不超过6000台,逐渐被边缘化。随着深蓝SL03和比亚迪海豹突击队等强劲对手的进入,小鹏的所有产品都将面临巨大的“血压”,预计销量将进一步下降。

受不了市场压力的小鹏经销商,据说已经开始降价促销——广州某经销商的销售介绍,不仅从购车款中扣除5000-10000元,甚至还赠送3000-10000元的选装权,让消费者选择真皮座椅、扬声器、车身颜色等配置。

一旦启动降价促销模式,小鹏就正式走下坡路了。正如协会秘书长崔东树所说,降价容易引起老用户的不满,负面影响太大。采用价格手段来竞争是不划算的。

蔚来曾经是中国品牌高端纯电动市场的一面旗帜,现在看来已经不再光鲜亮丽。

今年前7个月,蔚来在30万以上高端纯电市场的份额已经从去年的39.48%下降到26.07%,下降了差不多13个百分点。“留不住高端”成了蔚来的热门话题。

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蔚来ES6、蔚来EC6、蔚来ES8的总销量只有7153辆,还不如Jikrypton 001的销量。目前能交付5辆车的时候,蔚来一个月的销量也就1万多一点,平均每辆车销量也就2000辆左右。产品生产越来越多,但销量不长,内耗不断。

不堪内耗的蔚来,决定推出多品牌战略,主攻30万元以下的纯电市场。

李是扣球的好手。

以前的李是“威小李”中最被寄予厚望的,市场表现也是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只有一款车,一个配置,月销量居然能过万,而且还是官方指导价30多万的七座SUV。

不可否认,李的市场定位是非常成功的。

遗憾的是,除了成功的市场定位,李ONE的其他方面都平平无奇,甚至因为底盘质量问题。硬件的短板已经成为李、李合一、新理想L9的绊脚石。估计后续的理想L8也不会好多少。

但这是个大麻烦。要知道,市场定位是一件很深奥的事情,但是后续的门槛真的很低。曾经的蓝海很快会变成红海。

可以看到,近一两年来,攻击李ONE的竞品越来越猛:比亚迪的唐DM-p,天下的M7,甚至腾势D9和梦想家都将抢占它的市场份额。这里哪家在硬件上比李ONE有优势?

面对风起云涌的竞争对手,李ONE别无选择,只能打乱自己新品的节奏:即使还在热卖,即使刚上市三年,李想也要在新品还没做好之前毫无征兆地叫停李ONE,即使会引起巨大的舆论风暴。

但是,硬件的劣势不是简单换几代就能抹去的。虽然李当年的表现非常出色,但其走的路线也为其埋下了“大雷”——增程发动机虽然只发电不驱动,但其热效率会严重影响系统的效率。

没有引擎的理想RD体验很可能在这里遭遇挫折。

销量越高亏损越大?

魏小利的麻烦不仅仅是销量的趋势性下滑,还有盈利能力。从已经发布年中财报的小鹏和理想来看,在销量飙升的当下,亏损仍在进一步扩大。

今年上半年,小鹏总营收达148.91亿元,同比增长121.85%,但净亏损进一步扩大至44.02亿元,同比增长122.18%,净利润率仅为-29.56%,较往年下降0.14%。

理想的财务状况稍好。今年上半年总营收182.95亿元,同比增长112.38%。但在收入增加的同时,亏损却在扩大——净亏损达到-6.2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61%,净利润率为-3.56%。

相比之下,同样专注于新能源市场的比亚迪,归母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增幅是营收的3倍:今年上半年,比亚迪总营收1506.07亿元,同比增长65.71%,归母净利润35.95亿元,同比增长206.35%,净利润率31.16%。

销量飙升的同时,理想和小鹏的亏损并没有止跌,反而还在扩大。对于这一点,很多业内人士表示不解。一位行业高管提到:“如果在我们的体系内销售超过30万辆电动汽车,每个月只要销售4000辆左右就可以盈利。”

成本控制能力成了魏小丽最大的烦恼之一。

在今年年初的中国电动汽车委员会100人论坛上,蔚来创始人李斌表示,“特斯拉会降价,蔚来不会降价,因为没有降价空,我们目前都是负毛利。”但是这款蔚来不降价空的产品价格比友商的同级别车型贵了几万块钱。

不仅如此,小鹏的价格在主流厂商面前并不占优势。

蔚来ES6,续航更短,性能更差,配置差不多,比主流厂商同级别车型贵6-4万。蔚来ET5这种中型车,在续航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和氪气001这样的中型车价格相当。

蔚来ET5的官方指导价为328-38.6万元,与极氪001的299-38.6万元高度重合,甚至更贵。

在越卖越多,越卖越贵的情况下,亏损还在一步步扩大。这样的企业真的让人怀疑他们的可持续性在哪里。

市场支撑不了一个企业,就只有一直消耗。这个企业如果不能自给自足,最终会成为资本市场收割韭菜的工具。

趁热打铁,留给魏小丽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文|大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