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恒大”倒台,永奥集团爆雷细节与始末

当汽车产业还没走出2023年首破三千万辆的欣慰感之时,“已付款车居然有恒大房产般的烂尾风险”,给这盛世光环笼上了一层阴霾。

员工百万级注资打水漂,银行连夜抢车……永奥的暴雷成为产业在大寒节气的真实写照。

被拖欠了数月工资的员工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只得以“早点回家过年”等谑语自嘲;公司高层向集团注入的资金打了水漂,这个年注定不会太好过;车主提车、上牌成难题,数月乃至数年的积蓄或将付之东流。

而最重要的一点,关于这么大规模的经销商集团骤然暴雷的原因,各方众说纷纭。说永奥的崩盘是车市低迷时代、经销商集体承压的缩影者有之;说法人陈祖永的弟弟投资失败抽空永奥资金者有之;而在某位与永奥有业务往来的人士口中,暴雷最先发生在陈祖永儿子成立的私募基金,陈祖永是为此才放弃了自己经营多年的公司。

又一个“恒大”倒台,永奥集团爆雷细节与始末

无论陈祖永会不会是下一个许家印,但永奥已然朝着“车中恒大”的方向越滑越远。而我们向往盛世妍日的同时,却不敢对旁侧萦绕的灰霾丧失警惕。

员工心灰

张明曾是永奥集团的一名工作人员,近期得知公司暴雷的消息后,他抚膺表示庆幸:“还好我已经离职了一个半月,离职前结清了工资。”同事林华比他离职还早一个月,当被问起离职的原因时,林华愤愤地表示:“公司压我半年工资,谁受得了!”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他们的运气,同在永奥工作的吕风,“23年8月份的工资只拿到了一半,此后9月份到今年1月份的工资全没着落了”。老板跑路,讨薪无望,今后作何打算,吕风心里尚没有主意,眼下最让他焦虑的是过年回老家时,要如何向父母讲述他这一年来的遭遇。

“老板欠薪这事我一直没敢和父母提,想着这么大个集团,就算一时遇到了困难,但过段时间工资总会发下来的。反正我也有点积蓄,没工资的时候大不了生活节省点。”但老板一朝跑路,吕风心里最后那点火苗也被扑灭了。“工作工资都没了,这个年肯定不好过,我也不知道还能怎么跟爸妈瞒下去……”吕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只剩下一声叹息。

许多网友不解,永奥集团“半年不发工资,员工居然还不跑”。

对此,一位曾在永奥担任售后工作的员工告诉《汽车公社》:“永奥集团,包括整个广东汽车市场的工资模式,都是压二付一,比如1月份的工资,都是快到3月底了发。”这种发薪模式导致他刚进永奥那三个月,“抽烟只能抽椰树羊城,人事经理抽3块5的牡丹。”

又一个“恒大”倒台,永奥集团爆雷细节与始末

某社交媒体平台上一位网友的说法与之稍有出入:“永奥当月最后一天发上个月的工资,而且每个月工资压20%,每季度发一次。比如今年5月31日发4月份工资的时候,才能拿到前面1、2、3月份剩下20%的工资。”

无论哪种说法更准确,有一点至少可以肯定,永奥集团发薪不积极是常态,大约正是这一点麻痹了部分员工。

但受伤最深的还不是他们,而是那些曾向公司注资的高层员工。

关于网上流传的永奥集团向员工融资,《汽车公社》从一位曾任职永奥的员工处获悉,“永奥集团大概2012年开始向员工融资的,很多管理层都注资了,因为利息很高,利率在8-25分之间。”

如此高的回报率本已十分诱人,加上是自己所在的工作单位集资,员工天然地对这种投资方式更信任,谁也没想到企业有天会暴雷,他们的生活会经历一场核炸。

比如张成母亲的一位朋友,“在永奥集团做会计,她不仅自己向公司投资了,亲戚朋友知道她家有高息投资渠道,就把几个人的钱凑在一起,以她一个人的名义签合同。这样下来,相当于我妈那朋友一个人就给公司集资了几百万。永奥那么大个集团,那么多的管理层,一共向公司投资了多少真的不好说。”

公司的巨变让这位当事人“这几天的情绪都很不好,几个投资人都蒙受了巨大损失,也有亲戚朋友埋怨她,可这说实话,其实不能怪她”。

而曾想过投资永奥最终打消了念头的,如今回想起来亦是心有戚戚、一阵后怕。据赵阳回忆:“我老公在永奥工作了10年,之前一度动过投资的心,这利息是真高,老板还说哪怕工资不发,也会给他们发利息,还好我们穷,最后还是没投。”

综合上述调查情况来看,永奥向员工融资的手段大体是,通过高息引诱员工入局,兼以“不发工资也要发利息”等说辞画饼,并利用员工对公司的信任和情感,让他们乖乖掏出了积蓄。

又一个“恒大”倒台,永奥集团爆雷细节与始末

这部分员工现在的心情,或许只有永奥的客户能懂。

车主意冷

“从前只知有烂尾楼,如今连买车都能烂尾,还有能让大家放心消费的东西吗!”

这话估计说出了永奥暴雷事件中,受害车主的共同心声,自然也说出了网友们的共同心声。即便相较于房产,购车的消费额没有那么高,但在经济下行、人人捂紧钱包的背景下,永奥给出的这一击无疑让多数受害车主的境遇雪上加霜,也严重挫伤了其他消费者的购车积极性。

去年年底,周庆相中了一款 领克08,永奥崩盘的前两天,车到店了。“想着临牌开走的话,一天之后合格证解押上牌,还得再把车开回来,所以我当天付清了21万多的全款,把车留在了店里,想等上完牌再开走。”;

直到1月18日,周庆去门店提车时,看着空空如也的店面,那一刻,周庆觉得,自己眼前黑了一下。

“车估计要不回来了。即使法院判定永奥集团破产,资产也是先用来抵押税收,再偿还银行债务,我们第二、第三债权人的钱就当被风刮走了吧。”

部分贷款买车的用户心里更是憋屈。

也是在去年年底,李荣“打完一年螺丝刚攒够首付,欢欢喜喜去买车,准备再过十几二十天上完牌回老家炫耀,这下亏得我连回家的车票钱都没了”。

车没了,车贷却得接着还,李荣对此很是不平:“凭什么所有风险都摊在我们老百姓头上,我又没拿到车,大不了不还了。”但气话归气话,理智告诉李荣贷款还是得还。

显而易见的,永奥暴雷,在许多人的春节布满了阴霾,但有31位问界车主却能做到全身而退。

据称,赛力斯一得到永奥倒闭的消息,立马派人将永奥门店内现车全部拖走,并垫资1000万为车主赎回抵押在银行的合格证。

无论赛力斯这样做的初衷是否是为了维护用户权益,这波操作都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危机公关。除此之外,赛力斯在这次事件中体现出的行动效率,以及情报能力同样可圈可点。

又一个“恒大”倒台,永奥集团爆雷细节与始末

反观至今未有所表态的其他几家车企,无疑错过了一个打广告、立人设的绝佳窗口。不过,还有一种可能,他们实在穷,打不起这么贵的广告,比如几家合资车企。

还是把话题扯回到车主身上来,永奥的暴雷伤害的不仅是永奥的消费者,还有其他经销商集团的消费者,乃至全中国车市正持币观望的潜在消费者。

永奥的事传开后,多家经销商门店接到消费者来电确认门店经营情况,各大社交媒体上都有大票网友宣称:“以后只买现车现房。”可见这起爆发于开年的“烂尾车”事件,在消费者心中留下了何种阴影。

估计今后一定时间内,不少原本打算贷款购车、以及买预售车的用户将被劝退,群众的观望心理会加重,而主机厂嘛,不用说,会因卖不出去车而更焦虑。

暴雷始末

当然,整个事件最核心的一点,也是最破溯迷离的一点是,永奥集团这样一家历经20多年,规模庞大的企业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崩盘。

永奥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由于三年疫情影响、汽车市场调整、企业风险把控不足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我们公司经营近期遭遇危机。”这个解释不能说言之无物吧,只能说解释了个寂寞。

又一个“恒大”倒台,永奥集团爆雷细节与始末

关于公司具体遭遇到何种危机,网上有一种传播较广的说法——永奥的崩盘折射的是合资品牌在中国式微的现状。

这种说法是网友基于永奥集团代理的品牌中,北现、东本、长福等合资品牌占比较大而做出的推测,《汽车公社》目前尚未从永奥内部人员处得到证实。

迄今为止,只有一名永奥员工向《汽车公社》透露:“永奥暴雷的主要原因是,老板的弟弟在山东那边投资失利,老板一直在给弟弟输血,自己的经销商生意也一直在扩张,23年卖车又是亏本卖。企业当然就难以为继了。”

此外,《汽车公社》通过一位与永奥有业务往来的人士,获得了另一个版本的内幕:

法人陈祖永的儿子“在上海成立了私募基金,卷了将近百亿。儿子的金融生意持续不下去后,全家决定出国,老板走之前把集团能套的钱都套了出去”。

“在正常情况下,4S店对所有银行而言都算是优质客户,一个季度授信3000万-5000万很正常,而且陈祖永的汽车生意本身经营得尚可,至少从银行角度来看,没有太大风险。”

“但银行只和公司法人打交道,对他的家庭情况不甚了解,一旦他的家人出事,导致法人跑路,对银行来说就是突发风险,银行能做的只有连夜去4S店拖车。”

在永奥的公告中,永奥官方信誓旦旦喊着“保交车”的口号,一如当年的许家印。

那么陈祖永会是下一个许家印吗?永奥的暴雷会成为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吗?只能说,希望不是。毕竟世之大产,在地与车,宏观经济还需要汽车产业。

以上就是关于【又一个“恒大”倒台,永奥集团爆雷细节与始末】的相关消息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内容由作者提供,作者:环球网汽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ctvyscj.com/5186.html

(0)
环球网汽车的头像环球网汽车
上一篇 2024年 1月 22日 下午1:11
下一篇 2024年 1月 22日 下午1:1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