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熊”放冷箭,蔚来要认吗?

行业 (29) 1个月前

六月似乎对蔚来并不友好,还有一波又一波的不安。蔚来前脚还在试图起诉奥迪,测试车祸,后脚已经被一纸报告空冲到了更高的层次。

美国东部时间6月28日晚间,a 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发布报告称,蔚来汽车利用其参股公司虚增收入,夸大利润。

对于灰熊的指责,6月29日,蔚来首席财务官冯伟在蔚来APP上回应:“报告毫无价值,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等。”蔚来汽车官方也在6月29日下午发布了简短说明进行回应。

即便如此,做出空报告还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同时影响了蔚来美股、港股、SGX的股价。

灰熊是空报告的核心,主要指向蔚来的BaaS服务和上述参股公司——武汉威能。

了解蔚来的用户都知道,BaaS是蔚来在2020年8月推出的电池租赁服务。选择该服务的用户可以购买不带电池的蔚来汽车。电池组月租价格分为980元和1680元。

资料显示,武汉威能是蔚来汽车的电池业务公司,也是蔚来BaaS的电池租赁服务实体公司。由蔚来、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等股东共同投资,同样成立于2020年8月。

武汉威能的运营模式是,蔚来汽车向武汉威能销售电池,武汉威能向车主提供电池租赁服务,车主可以按月或按年支付服务费。

从空报道来看,灰熊质疑的大方向主要包括几个方面:

首先,武汉威能的存在有助于蔚来提前确认收入。

灰熊口中的“提前确认收入”是指蔚来汽车在向武汉威能提供电池后,将电池生命周期(约7年)内的认购服务费一次性计入当期财务报表。同时后续月租费的负担也会转嫁到武汉威能身上。

为支持这一观点,灰熊在报告中指出,蔚来与武汉威能的交易夸大了蔚来汽车10%(26.17亿元)的营收和95%(17.77亿元)的净利润。2020年成立后的4个月,威能为武汉蔚来贡献了2.9亿元的营收。到2021年,这一数字已增至41.4亿元人民币。

言下之意,自武汉威能成立以来,蔚来的业绩可疑地超出了市场预期。

对于这个疑问,业内人士认为,收入确认的条件是控制权转移,也存在一次性确认收入的可能。从财务角度来看,灰熊的这种指责在某种程度上是站不住脚的。而直接把电池卖给威能是更高效的方式。

其次,武汉威能作为交易方,帮助蔚来接受了超出需求的电池销售。

根据武汉威能电池的ABN(绿色电池资产支持票据)发行文件,截至2021年9月,武汉威能自行持有40,053块电池。同期,蔚来有1.9万用户订阅了BaaS计划。这意味着库存中有21053个剩余电池。

在灰熊看来,武汉威能电池银行的存量远大于电池的认购金额。这21053股电池为蔚来带来了14.7亿元的收入,却没有合理的存在理由。

原因是蔚来换电站平均利用率不高,换电需求没那么紧张。灰熊表示,每2小时观察25个蔚来电站(不包括上海等地区),蔚来电站的加权平均利用率只有39%。

按照灰熊的说法,有多少租赁用户,蔚来就应该储备多少威能电池。但根据目前电池容量和价格极不稳定的情况来看,这显然不完全符合常理。面对日益火热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威能有理由购买更多的电池作为准备。

不过,业内人士也认为,武汉威能的储电池数量仍需要一个限制,以进一步明确蔚来与威能的合作关系。

灰熊也认为武汉威能给蔚来的第三个作用是帮助蔚来转移折旧成本。

灰熊提到,考虑到蔚来电池的使用寿命是5到8年,折旧率大概是每年15%。把这些资产转到武汉威能的账单上,可以节省不少折旧。

折旧成本的转移可以理解为电池资产计入服务成本。如果电池资产在蔚来的财务报表中,折旧成本需要蔚来承担,会减少企业的净利润。电池卖给武汉威能,折旧费用由武汉威能分摊。

除了质疑蔚来和武汉威能的BaaS服务,灰熊在其空报告中还提到,蔚来汽车董事长兼CEO李斌与Luckin coffee业绩造假案的核心角色愉悦资本以及刘二海关系密切。而威能的两位高管目前分别担任蔚来汽车副总裁和电池运营执行经理。

对于灰熊的质疑,多位投行人士认为,灰熊的这份报告是主观的,蔚来BaaS的盈利方式可以说是激进的,但并不构成“欺诈”。

从灰熊官网来看,擅长法务会计分析、背景调查、财务分析、建模。根据其空报告,蔚来汽车并不是其唯一打击的中国股票,还包括跟谁学、斗鱼、乐心和58同城。

今年2月,美国司法部向一些公司和机构发出传票,调查名单包括30多家公司,包括浑水、Citron、Marcus Aurelius Value等。,以做空股票上市出名的,还有绿洲管理。

而且蔚来也不是第一次被做空。2020年11月13日,知名机构does 空的“Citron Research”发表密集文章指责蔚来汽车,但最终不了了之。

2022年长大的蔚来已经渐渐稳定,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6月的一系列风波,不知道会不会给其接下来的新品发布和交付带来更大的挑战,计划出海。

发表评论